访问量: 12931889 
当前位置: 人大工作>理论探讨
拿什么保障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字体:
来源: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6-07-11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7月2日举行联组会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食品安全法实施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7位国务院部门相关领导到会应询。

  专题询问持续了约两个半小时,询问过程中,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如何建立健全、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如何监管、“三小”(小摊贩、小作坊、小餐饮)如何管理等问题成为焦点。

  食安整体状况:“总体有信心,工作有差距”

  周其凤委员率先提问,他的问题是:执法检查报告认为,我国的食品安全基础还比较薄弱,影响和制约食品安全的因素很多,部分领域和地区的食品安全问题仍然比较突出,当前食品安全形势依然严峻。面对这种形势,国务院贯彻食品安全法采取了哪些重要措施、取得了哪些实际成效?请客观评价一下目前我国食品安全的整体状况,并请扼要介绍进一步贯彻实施食品安全法,确保人民群众饮食健康安全的重点措施。

  “总体有信心,工作有差距。”对于此次专题询问的第一个问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用这句话进行了概括。

  “总体有信心,首先是因为有制度的保障。”汪洋说,“发达国家的食品安全问题由乱到治,经历了上百年的时间,我国‘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从立法、修法、执法、执法监督、改革监管体制、完善标准规范、层层落实责任等方面,对食品安全问题进行了系统、全面的治理,算下来不到十年时间。应该说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像我们这样用这么短的时间达到现在的水平。”

  汪洋说,近年来食品安全形势总体稳定向好,没有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重大食品安全事件。但受多种因素制约,食品安全工作还有很大的差距。“现在人民群众对食品安全工作最大的意见是:一些监管环节的工作流于形式,落实不到位,一些政府部门有关工作人员不作为、不善为、乱作为。有的地方政府还没有把食品安全工作放到关系公共安全的高度来抓。”他强调,这些状况不仅影响到当前的监管工作,也影响到人民群众对政府及监管部门的信心,更重要的是,还影响到对一些治本之策的谋划和解决,所以这是下一步我们要下大力气解决的。

  食安社会共治:“还处于探索阶段,很多机制要完善”

  刘德培委员提问,社会共治是食品安全法规定的一项重要原则,张德江委员长所作的执法检查报告中特别提出要着力构建食品安全社会共治格局的建议。国务院有关部门是如何引导和推进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的,当前的状况怎样,下一步有什么工作打算?

  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对这个问题作出了回答。他指出,食品安全涉及的环节多、链条长,因此需要全社会各方面广泛参与,形成企业负责、政府监管、行业自律、公众参与、媒体监督的社会共治格局。这就需要从多个方面着手,包括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协调政府部门各负其责;调动地方政府落实属地责任的积极性;指导行业协会规范自律;鼓励媒体监督;组织专家学者解读;发动群众积极参与,鼓励消费者向监管部门反映举报存在风险隐患的不合格食品和食品安全违法行为。

  “总体看,食品安全社会共治还处于探索阶段,还有很多机制需要完善,路子需要开拓,潜力需要挖掘,我们将按照报告中提出的要求,继续深化食品安全社会共治,进一步增强食品安全工作的凝聚力。”毕井泉表示。

  如何管好“三小”:“监管难度比较大,仍需进一步探索”

  在我国的食品安全工作中,“三小”管理存在着矛盾,一方面,多、小、散、乱等问题较为突出,监管难度很大;另一方面,“三小”又是方便群众生活、解决部分城市居民就业的一种形式。冯长根委员正是围绕“三小”监管问题提问。他的问题是,有关部门对解决这方面问题有什么举措?有什么顶层设计?

  “‘三小’确实是一个监管难度比较大的事。第一,群众还是有需要;第二,城市发展确实给它的空间越来越小,这是城市管理的难点问题。”毕井泉回应说,现在有些地方将小作坊集中到一个地方,按照统一的标准实行综合管理,但在监管上也有很大的挑战;而小摊贩,“说句老实话,这个事没什么太好的办法,需要各地结合实际进一步探索”。

  毕井泉说,食品安全是属地责任,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三小”管理办法创新管理方式,完善管理机制。至于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他表示,在食品安全城市创建的过程中,去年的重点就是“三小”的监管。“我们把这个问题带回去研究,但是也有很大的难度。”

  剧毒农药监管:“首先做到零增长,然后把量减下来”

  任茂东委员提出的是农药监管问题:新食品安全法明文规定,加快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鼓励使用高效、低毒、低残留农药;禁止将剧毒、高毒农药用于蔬菜、瓜果、茶叶和中草药材等农作物。那么怎样保证蔬菜瓜果上没有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

  对此,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回应说,目前,农兽药残留的限量标准制定、标准施行上有了明显进步,可是仍然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标准数量仍然偏少,一些农产品还存在着标准缺失的问题,特别是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有很大差距;二是标准的使用率不高。我国农业生产经营分散,现在有2.3亿农户,农产品生产经营分散,农产品市场优质优价的机制还没有完全建立。

  对于任茂东委员提出的落实食品安全法规定,淘汰剧毒、高毒、高残留农药有没有时间表这一问题,韩长赋表示,2020年要实现零增长和减量化,“我们提出五年化肥农药零增长计划,首先做到零增长,然后要把绝对量减下来”。

  但他同时坦陈:“实事求是地讲,现在对高毒农药一下子全禁止还做不到,主要是有一些大田作物,特别是地下害虫的防治,也包括我们林业上绿化林木的防治还有需要,不用防不住。”

 

版权所有: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豫ICP备05016546号
电话:0371-65954030(总值班室) 邮编:450003
地址:郑州市纬二路五号院 电子信箱:hnrdxxjszx@qq.com
技术支持:紫光通和技术(郑州)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