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量: 11909314 
当前位置: 人大工作>省外人大
【上海】市人大历史上第一次下社区召开监督听证会
字体:
来源: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发布时间:2017-06-16

       伤害事故、押金风波、扫码陷阱……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在给人们带来方便快捷的同时,传统的法律边界正逐渐被共享经济突破,带来了监管的灰色地带与法律空白地带,这也成为了消费者权益保护中的新短板。如何构建多方参与的协同治理模式,在互联网+时代,让消费者活动互联网+权益的体验。日前,市人大举行了《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执法检查监督听证会,这也是上海人大历史上第一次下社区召开监督听证会。
  资金安全
  充钱容易退钱难
  目前各大单车平台通常要求用户使用手机号作为账户注册,并完成押金充值、实名认证,才能算注册成功。平台收取的押金在99元至299元不等,约定押金可原路退还。但客户使用共享单车,还不得不缴纳一笔骑车费用,这笔钱却并不从押金中扣。这就带了一个问题,充钱容易退钱难,共享单车普遍存在“余额难退”或“余额不退”的问题。
  金桥镇人大代表、金桥镇张桥社区居民顾琳身边的朋友就遇上了这样的尴尬事。刚开始,他交押金、充值很方便,但是使用之后,觉得这款单车沉重想换一款用。但是退款时却遇上了麻烦,尽管押金秒退回,但骑车费用的余额没有退回通道。咨询了客服,客服表示,充值车费只能骑行不能退回,即押金退回之后,充值的钱也不能使用了。所幸,剩下的余额不是很多,消费者最终选择放弃了这笔钱。
  顾琳质疑消费过程的公平性。“采用提前充值方式,而不是使用后付费,尽管用户可以选择自定义充值,但是充多少送多少等活动也很具有诱惑力,这是不是有诱导用户充值多于使用的嫌疑呢?”顾琳认为,消费者消费有自主选择权,既然决定不用了,为什么余额还得留在账户里面呢?单车企业对这一点事前提示也是比较隐秘。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对于共享单车的资金管理也很担忧,“每笔押金数额不大,但牵扯的人可能是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他表示,目前共享单车作为一个金融创新,是一车多押的局面,比如摩拜单车,押金是299,现在上海注册人员已经突破600万,光押金就是18个亿。郭建荣透露,协会曾做过统计,按照上海100万台的话,押金总量已经突破30个亿。一旦哪个企业发生了风吹草动或者破产了,广大消费者或将面临押金无法退回的局面。为此协会一直提倡免押金。共享单车是不是能够一车多押,法律也暂时没有相关依据。
  对此,顾琳建议加强对用户押金充值金额的管理,最好是可以随充随用,不用可退。“消费者充值车费是为了使用单车而不是占有单车。当消费者决定不再使用的时候,商家也不应该占有消费者账户内的充值余额。”她希望押金充值金额的走向可以公开透明,不用的充值车费商家可以实时退回或者3-5个工作日内退回。
  同时,顾琳建议对流程监管,最好对关键点做明确提示,促进消费公平。由于现在共享单车的消费群体很大,确保消费过程的规范和公平显得尤为重要,主管部门对共享经济当中的消费环节,加强监管的同时,也可以结合行业协会,媒体市民等一些力量加大社会监督的力度,督促商家对涉及利益消费条款和说明,平衡商家和用户双方利益,对于一些关键点作出醒目标识,规范消费流程,扩大知晓度,进一步促进理性消费和公平消费。
  骑行安全维权繁琐取证困难
  浦东新区人大代表、浦东金高公交公司职工施政从身边同事的经历说起。上周,该同事中午骑了共享单车买东西,谁知下桥的时候刹车失灵了,这名同事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还好他的牛仔裤很厚所以人没出什么事情,回来后我们就讨论要不要去维权,怎么办?”施政说,讨论的焦点问题有三个,一个是怎么证明这个刹车本来是坏的,而不是被他170斤的重量压坏的。其次,共享单车有没有超重的免责条款。第三即使找到取证地方,扛着车去了又怎样呢?因为维权会遇到种种困难,大家无奈之下,也只能自认倒霉。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共享单车因为使用率高,单车容易发生质量问题。各种因单位刹车失灵而导致骑车人受伤的案件屡屡见诸报端。施政指出共享经济产生的一个问题就是维权和监管非常难,定义维权很繁琐,取证很困难,诚信体系不完善会造成各种各样的安全隐患。
  施政认为,要实现个人共享经济的维权,需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条款。“共享经济虽然在互联网基础上整合各种资源,但是具体服务端还是适用实体经济的行业规则和法律法规的。”施政建议将成熟的法律条文平移到共享经济领域,比如网约车的管理暂行条例就对司机平台和用户各自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用户权益应该怎么保护,界定清楚。施政也坦言,比较困难的是跨界部分的处理。“红灯肯定可以停,绿灯肯定可以走,困难的是黄灯的地方怎么办?还需要请专家们多动脑筋。”
  其次,施政建议引入一个先行赔付制度和建立诚信体系,可以设计一个互联网经济消费者权益险,企业和个人都需要缴保费,当发生赔付和需要维权的时候,保险赔付自然平移到共享经济领域。而保险公司后台可以对每一个参保者有一个诚信档案记录,相关部门也可以去调取保险公司的这些后台数据进行监管,也可以用来完善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
  扫码陷阱谁为骗局损失买单
  扫一扫二维码,是不少共享单车开锁的“密码”。然而,骗子也瞄准了这一机会,在共享单车上加贴了假的二维码,只要扫一下,就会落入骗子的陷阱。金桥镇妇联主席柳萍在今年端午节前与一朋友出游,想扫一辆共享单车上路,谁知却被朋友劝阻了。原来这个朋友刚刚吃了个暗亏。他之前扫了一辆共享单车,结果单车没有开锁,随后他发现自己账户中押金也没有了,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二维码是贴上去的。
  而当这个朋友为了此事进行维权时,却遇上了重重阻碍。微信平台说只提供资金流转,没有权利帮忙追回这笔资金;共享单车企业说这个钱没有进他们的账户,没有渠道也没有义务帮客户追回;警方说这种事情钱追回来可能性很小;12315认为这个问题超过了他们跟单车企业沟通的范围,无能为力。
  “一圈折腾下来后,他觉得算了,就自认倒霉吧。虽然押金不多,但是对他来说觉得微信支付受到威胁了,回来之后就解绑了。”柳萍有了疑问,是不是共享单车企业,只要在大众传媒上面有一些防骗宣传之后,对于真正侵权事件就没有责任了?在她看来,二维码是附着在共享单车上,共享单车企业也要为监管担负责任,把这种事件发生概率降到最低,让消费者在消费行为当中人身和财产安全受到保障。
  她建议共享单车企业担负起防骗宣传职责,在每辆单车上面印一些警示标志,或者印一些真假二维码辨别的攻略。同时,可以把二维码检测放在硬件检测内容当中,从源头上减少李鬼二维码附着的概率。
  除此之外,还要健全消费者权益保障的保险机制。针对共享单车使用过程当中可能遇到的金融诈骗问题,共享单车企业可以把这部分可能的风险通过保险机制保障起来。
  行业呼声
  野蛮生长后需有序监管
  据郭建荣透露,共享单车从去年4月22号地球日以摩拜为代表进入上海市场后,一年来从0发展到目前为止本市已经有超过100万台,注册人员已经突破1300万人。但是共享单车的野蛮生长给城市的管理确实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随着经济的发展,共享单车的问题越来越多。
  郭建荣认为,最大的问题就是共享单车多了以后,乱停乱放。“比如我们在郊区的地铁口,每10秒钟就骑走一辆单车,几乎在上下班高峰时期,几百台车一下子没了。这一方面说明老百姓有对共享单车的需求,另一方面也说明这些共享单车企业又有资金疯狂地向城市投。”但郭建荣烦恼的是,投放大批量的单车后,停车位却没有相应增加。特别是地铁口、交通枢纽、大型商场门口都没有很好地规划非机动车的停放点。而且共享单车有一个潮汐现象,在上下班高峰时间,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可能地铁口就会蜂拥几百台共享单车,把市民要乘地铁的道路都封死了,人群极有可能出现安全隐患。他希望政府拿出电子地图,建一些电子围栏。
  共享单车风吹雨淋日晒24小时在大街上,破坏性和使用频率很高,单车的使用质量安全标准就要更高。行业协会已经制定了两个产品标准、一个服务规范。“我们要制定一个高于国家标准的团体标准,另外服务规范标准,我们制定要求在押金和预付金问题上,7天内无条件退回,只要消费者提出你必须在7天之内退还。”郭建荣说。


 

版权所有: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豫ICP备05016546号
电话:0371-65954030(总值班室) 邮编:450003
地址:郑州市纬二路五号院 电子信箱:hnrdxxjszx@qq.com
技术支持:紫光通和技术(郑州)有限公司